CTRL+D快速收藏本网站,下次轻松访问!
广告
广告
·当前位置:主页 > 衢州视野 > 教育 > 正文

美国的十字路口|《灰犀牛》作者:增加资本利得税对经济有利

点击数:搜狐网 作者:admin 时间2021-01-12 07:57

原标题:美国的十字路口|《灰犀牛》作者:增加资本利得税对经济有利

【编者按】

2020年初,百年一遇的新冠疫情把全球经济推入危机之中。为应对疫情冲击,美联储采取了激进的“零利率+无限量化宽松”的货币政策,美国国会通过总额超过3万亿美元的财政纾困政策,极力避免经济与金融市场陷入无序与混乱之中。大规模刺激为市场注入了大量流动性,美国股市、债市、楼市均创下历史新高。

但同时,美联储9月发布的数据显示,受股市上涨等因素推动,今年第二季度美国家庭财富净值环比增长近7%,达119万亿美元,这些收益主要流向最富裕家庭,而另外还有许多民众则收入缩水甚至失业。截至3月底,最富有的10%美国人拥有该国三分之二以上的财富,前1%的富人拥有全美国31%的财富。

民粹主义、种族主义、贸易保护主义在美国的呼声持续高涨。乔治·弗洛伊德之死引发了大规模的“黑人的命也是命”(BLM)抗议活动和种族冲突,一度蔓延至50州的200余座城市,社会的撕裂和对立到了危险的边缘,致使当选总统拜登将推动美国种族平等列入核心经济议题,以弥补不同种族之间的财富差距。

2020年,新冠疫情不仅加剧了美国不同阶层的财富不平等,“弗洛伊德事件”还暴露出美国社会中深层次的种族不平等。GDP总量位列全球首位,美国的一举一动都牵动着全世界的神经。美国再次来到一个十字路口。

如何将蛋糕做大,又把蛋糕分好,是当今很多国家都面临的问题。而这一问题在美国显得愈发严峻。

美国当选总统拜登在竞选纲领中就表达了在经济与就业方面希望“既要把蛋糕做大,又要把蛋糕分好”。拜登竞选纲领中的第二条便是经济与就业,他指责特朗普发动的贸易战是失败的,造成了国内就业机会减少和农民破产,同时还造成了制造业衰退、清洁能源革命落后、基础设施崩溃、不平等加剧等问题。为此民主党提出建设更强大、更公平的经济,共13个经济目标,最大的特点是“既要把蛋糕做大,又要把蛋糕分好”。

因此民主党此次改革更侧重于税法的公平性,提高富人的最高边际税率,同时加大对中低收入人群的税后抵免。但提高公司税将会降低公司的每股净利润,这是否会进而影响公司估值和股市,不利于鼓励实体经济部门投资?

澎湃新闻就此对畅销书《灰犀牛》作者米歇尔·渥克进行了书面专访。沃克表示,20世纪80年代以来,美国富人的纳税份额越来越少。导致这样的局面部分原因在于税法的漏洞和减税政策,但很大一部分原因还是在于富裕阶层在股市中赚得盆满钵满,同时还享受很有利的税收优待。

米歇尔·渥克 新华网

20世纪80年代,里根政府拉开了美国大规模税改的序幕 。1981年里根政府推出的《经济复苏税收法案》,其核心内容便包括将资本利得税的最低税率下调至20%。在1986年推出的《税制改革法案》,又进而将资本利得税的最低税率由20%进一步下调至17%。

渥克坦言,当前的美国股市吸取了太多资本,这些资本若能流入实体经济进行更多的投资,或是为工人提供更高的报酬会更好。她进而建议,提升资本利得税的水平才是有利于经济增长的“长远之计”。在渥克看来,提升资本利得税和遗产税,以及减少现有税法的漏洞,才能让美国的税收系统变得更为有效。

美国财经作家米歇尔·渥克在2016年4月出版《“灰犀牛”:如何应对大概率危机》一书,并在该书中提出“灰犀牛”概念,意指发生概率高、影响巨大、容易被忽视的危机。该概念在2017年7月17日,出现在了《人民日报》头版文章中。

澎湃新闻:疫情加剧了美国的不平等。拜登团队希望通过经济政策来削减贫富差距,向富人增税是主要途径之一。这样做会对华尔街造成什么影响?是否会不利于美国经济增长?

米歇尔·渥克:美国一直想向富人增税,但税法长期存有的漏洞允许了他们纳税更少。20世纪80年代以来,富人的纳税份额越来越少。2018年,全国最富有的400个家庭在税收减免后所需缴纳的税款比工人阶层还低。这是很疯狂的。

亿万富翁沃伦·巴菲特就曾责难过,他的税率比他的秘书还低。他说这番话的时候还是2007年。在那之后差距变得更为悬殊了。

导致这样的局面部分原因在于税法的漏洞和减税政策,但很大一部分原因还是在于富裕阶层在股市中赚得盆满钵满,同时还享受很有利的税收优待。1997年比尔·克林顿政府大幅降低了资本利得税,这为股价提供了额外的支持,这反过来也支持了宽松的货币政策。美国的税收政策也希望通过利好股市、促进直接投资,能够创造更多就业。在2017年削减企业税之后,对股市的征税甚至低于企业税率。

增收资本利得税会对经济增长有利。因为目前股市吸取了太多资本,这些资本若是能流入实体经济进行更多的投资以及给工人更高的报酬会更好。部分的原因在于很多企业想要回购股票,这对他们而言是比把钱放到实体经济更好的投资。于是就造成了一个恶性循环。假设人们有更多的钱,再用这些钱愿意购买更多的产品和服务,企业也就能因此挣更多的钱。但现在太多的资本因为流入了二级市场而被浪费,这对实体经济没有任何好处。太低的资本利得税确实不利于经济的复苏。当然,华尔街在短期内并不会高兴,他们只关心季度收益和年终奖。但增收资本利得税长期来看有助于经济的可持续性,并产生长期收益。

对富人征税的政策已经讨论有一段时间了,从其他国家实施的效果来看存在一定问题。无论这是否是一个好政策,我认为提升资本利得税和遗产税,以及减少现有税法的漏洞会让美国的税收系统变得更为有效。

澎湃新闻:疫情导致上个世纪30年代以来最严重的经济衰退,也加剧了贫富差距。疫情期间,收入差距在扩大的同时是否也加剧了美国的社会不平等,并进而加剧美国社会的机会不平等?

米歇尔·渥克:疫情急剧加剧了收入不平等,进而扩散至社会不平等,因为现有政策对那些持有金融资产的群体更有利。在当前的经济状况并不能与高歌的估值相匹配的情况下,大量资金由于大规模的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而流入股市和债市。3月中旬以来,股市大涨致使651位亿万富豪的财富增长了1万亿美元。可是从芝加哥大学和圣母大学的数据来看,约有800万美国人在今年11月跌入贫困线下。

现在美国有很多关于我们是否正在经历一场“K形复苏”的讨论——也就是疫情造成富人更富,穷人更穷。而新一轮的纾困计划迟迟不能出台,这让很多人感到愤怒。

此外,疫情也加剧了数据鸿沟导致的机会不平等。比如在网课期间,美国很多学生只能在快餐店蹭WiFi,那些能够更好上网课的学生能取得更好的成绩,学业上有更好的前景;在职场上,那些能够在家工作的群体的经济状况,要比那些在餐馆、运输和快递等行业的群体要好得多。在美国这又进一步延伸至种族不平等,因为很多依赖于公共场所的工作并不是由白人在做。显然,有色人种在疫情期间受到的打击尤为沉重。

澎湃新闻:拜登提名的经济智囊和财长多有劳动经济学背景,你认为这有助于改善劳动力市场的状况吗?

米歇尔·渥克:让劳工经济学家担任关键的经济职位是很好的想法,可见拜登不是仅仅关注企业和富裕阶层的短期利益。对美国而言尽快解决劳动力市场失灵的问题尤为紧要,因为这助长了催生特朗普势力的民粹主义。特朗普的政策伤害了支持他的劳工阶层,这些人却还没注意到。这是非常反讽的。

我们当前正处于一个十字路口。美国有大量工人离开了传统企业开始自己做生意,或是加入平台经济打“零工”,企业的外包数量持续增长。在这种新型的劳工经济中,过去的医疗保险和社会保障体系必须做出调整,因为这些群体并不在失业保险的覆盖范围内。现在能看到有一些支持零工和自由职业者的讨论。但是,这仅仅是政府能否为美国民众提供适宜的保护伞这一大讨论的开始。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立场,也不代表[本网站]的价值判断。
广告
广告
广告